作为一家企业,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能力把两国关系改善到理想状态。